【小說】絲柏樹大道1603號 – 第16話

自費出版的其中一個優點是可以參與封面設計,當然也可以完全不設計,全權交由出版社處理,但畢竟是自己的書,還是希望認真製做。我提供給出版社的材料有自己拍攝和後製的照片檔案、以及繪圖軟體大略設計的封面草稿,接著神奇的美編就這樣生出超讚封面了!同時也要歸功於編輯的建議和多次溝通,我覺得是雙贏無誤。


絲柏樹大道1603號 / 第16話 / 鮪魚貝

晴空覺得自己作了一場長長的惡夢。

這棟屋子簡直就是中世紀遺留下來的古董,沾滿灰塵的木造房屋、四處散落的松木高背椅、牆上掛著壞掉的時鐘、至於屋樑吊的那盞是煤油燈嗎?難怪屋子裡總有晃來晃去的暗影。

這整棟屋子都和日光群島脫節,她知道有些人喜歡這樣——把家裡弄得古裡古氣、家具流行的年代越早越好、最好再散發出一點黴菌的氣味。

而眼前三胞胎般的凱依讓她滿心疑惑。

腦海裡的記憶告訴她,凱依手上的疤痕應該早已隨著火舌化成灰燼、應該隨著泥砂滋養白楊樹根、應該隨著葉脈呼出的氣體消散空中——既然如此,為什麼它會再度出現?

難道這些「應該」都可以不是「應該」?

「杉杉?」晴空聽見自己的聲音和灰塵一起浮上空氣,聽起來像剛吞下一把沙子。

就當是夢吧。晴空心想。

「晴空、牧晴空!」凱依激動得一把摟住她。

一滴眼淚墜落,晴空再次推開凱依。

「妳知道吧?今天的夢太誇張了……」晴空背對她,說得很慢。

「我現在只想要醒來。」久違的悲傷如同一頭餓到發狂的野獸,企圖撲到晴空身上,將她生吞活剝。

凱依露出不解的眼神,緊緊抓住她說:「晴空,這個世界上只有妳能一眼認出這個,」她高舉扭曲醜陋的手腕,「這也是我作為熊杉杉,唯一留下來的印記。」

「我知道了……」晴空慢慢走到門邊。

「但無論如何……妳該走了,我不想再夢見妳。」她替凱依拉開大門,但凱依只是跳起來摔上門。

晴空閉上雙眼,心想夢境無論多壞,遲早都會結束。

「但、這、不、是、夢、啊!」凱依的聲音越來越高亢。

那不是杉杉的聲音、那不是杉杉的聲音……晴空試圖讓自己清醒一些。

凱依抓住晴空的肩膀,奮力搖晃起來。

「我是杉杉!我知道妳記得……妳剛才一眼就認出我了,不是嗎?」

「凱依……」晴空拉開她,「妳明知道我不能確定。」

凱依垂下雙眼,「是!沒有任何東西能證明我是熊杉杉,我自己也知道……」她再度伸出右手,將歪曲的疤痕展示在晴空眼前,「只有這個疤痕,牧晴空,這是妳救了我三次的證據。」

晴空感覺熱血衝上臉頰,像觸電似地揮開她,「救妳三次又怎樣?最後妳還不是選擇去死?」她用最尖銳的聲音撕裂空氣,「妳不在乎這個世界、所有人對妳來說都沒有意義、所以妳選擇死亡、選擇永遠逃避!」

「不是這樣、不是這樣的……」凱依拉起晴空的手,「對不起、對不起……但妳應該明白,選擇死亡是因為痛苦超過了忍耐極限,但那不代表不在乎。相反的,是因為太過在乎……」

「哈、太過在乎?妳在乎別人的感受嗎?」晴空渾身發抖,「不。妳不在乎,別忘了,妳選了最自私的一條路!」

「對……」凱依哽咽,「那很自私、那很殘酷,但痛苦是如此真實。它與生俱來、是我們大腦的一部分,我們依靠它避開災難、避開不幸。然而痛苦太過強烈時,我們無力抵擋、也無法感受其他情緒,只能全然浸淫在痛苦當中、被它擄獲、成為它的獵物。如果我們不曾學習如何與痛苦共處,又如何知道該怎麼忍受它……」

晴空接連點頭,「是啊,忍受——我已經忍受妳太多的自伐,妳到底有什麼痛苦呢?熊杉杉,我至今仍然可笑地一無所知!」她笑了起來,卻感覺不到值得一笑的理由。

兩人陷入長長的沉默。

「痛苦又如何、自私又如何?妳死了,熊杉杉,一切都成定局。」

「但我沒有死啊!」凱依將晴空的手掌貼在自己臉上,「妳摸摸看,我還活著、好好的活著啊!晴空,我聽妳的話,好好的活著啊!」

許久,晴空的視線再度回到凱依的輪廓上,凱依的眼眶濕潤、陌生瞳孔中隱約有抹熟悉神色。晴空決定放棄爭辯,因為她只想遠離凱依、遠離這些痛苦又怪異的事件。晴空懷疑該死的法蘭茲已經一掌把她給劈死,因為身在地獄,所以才必須點著煤油燈,看著熊杉杉的鬼魂以她想要的模樣出現。

「妳和法蘭茲帶我來這做什麼?」

「對不起……」凱依低下頭,「我需要妳的幫助。」

「我的處境非常艱難。」凱依再次抬起頭時,淚水滑下了臉頰。

「說說看。」

「只要妳阻止橄欖島正在進行的計畫,我就能重新得到自由,回到崎嶇山島去……」凱依微笑,「我們可以像以前那樣住在一起,妳喝血腥瑪麗、我喝溫馨瑪麗……」

凱依知道杉杉替那杯番茄牛奶取的名字,這就是法蘭茲端出它的原因嗎?

晴空別開眼,「原諒我無法幫妳,凱依。我只是一個平凡人,更何況——我說了,我不能確定妳是誰。」

凱依從包包裡撈出一個金色蟲碟,塞進晴空手中。

「沒關係……妳看完就會了解、一定會。」凱依低頭看了錶,語氣變得急促,「抱歉,晴空,我得回去了。妳明天的這個時候,再到這裡來一趟,好嗎?」

臨去前,凱依再次握住晴空的手,「我一定會向妳解釋這一切,我保證!」才剛說完,凱依便匆匆扣上風衣,拉開大門。一陣狂風掃進屋裡,讓她耳際的髮絲翻飛。

「等等……」晴空上前抓住凱依的手,再次查看那些疤痕。

從傷口到痂痕再到疤痕,過去每次見到它們,晴空總覺得自己遭到懲罰。她的思緒經常因此扭曲、糾結、偶爾還會憤怒不已。

而她現在想做的,是緊緊抓住凱依,讓指甲深深扎入這些難看的疤痕裡。

「我該走了……」凱依等待著。

晴空沒有回應,只是緊緊抓住她,直到凱依耐心耗盡,用力地抽回手臂。

「抱歉,我得走了。」凱依纖瘦的背影被門外的黑色野草吞沒,暗夜裡窸窸窣窣的聲響逐漸被風聲淹沒。

晴空看著自己的雙手。

維持僵硬的動作許久後,她將指尖靠近自己,仔細地在煤油燈下將指甲縫裡的血跡擦拭乾淨。最後將面紙反覆對摺,塞進口袋裡。

上一回         下一回

One thought on “【小說】絲柏樹大道1603號 – 第16話

  1. Pingback: 【小說】絲柏樹大道1603號 – 第17話 | 鮪魚貝

Comments are closed.

218 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