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 KANO 之買不到首映票,跟演員一起遊行也不錯!

電影《KANO》是魏德聖為了拍攝《賽德克巴萊》而翻閱歷史時發現的一段故事。誠如導演馬志翔所說,說起台灣棒球,首先會想起台東紅葉少棒隊。然而早在日治時期,由瘋狂教練近藤兵太郎帶領的一群嘉農學生,就已經在日本甲子園打出不錯成績,這段歷史也被鐫刻在嘉義棒球場前。

為甚麼對這部電影有興趣,我想是一種與有榮焉的感覺。嘉義農林學校是現今的嘉義大學,那球員也就是大我80屆的學長啦哈哈哈哈哈!

KANO球員會搭乘臺鐵KANO列車到嘉義站,重現當時光榮返鄉的場景。中山路從早上10點封街到晚上6點,警察先生一大早就在站崗兼拖吊違規停車,問了一下才知道下午兩點開始遊行。吐槽一下,首映票跟火車票一起賣,意思是當地人只能當鄉民圍觀看熱鬧嗎=_=?

話說這是第一次拍遊行感覺有挑對位置,在KANO演員的吉普車旁邊伺機而動真是方便,開始遊行前的空檔可以一張拍不夠再拍第二張(好熟悉的句子)。魏德聖把親朋好友都叫來遊行了,所以海角七號和賽德克巴萊的演員都會現身!

遊行人數很多,跟管樂節有得拚。嘉義不少學校棒球隊參加,就連以一秒下診斷出名(醫術還不錯)的郭建軍皮膚科診所員工也都在窗戶邊猛揮旗,中山路基本上沒人在認真上班的(誤)。如果大家能同樣熱度關心政治人物的一舉一動,他們應該會潔身自愛一點吧,所謂『愛他,就不要棄養他』,歡迎各位有為公民加入立委認養活動(離題無誤)。

嘉大先加十分,吉普車借我開再加一百分。校長你上車吧,我沒駕照。

阿嘉現身!e髮店長說如果范逸臣尿急,他一定會出借廁所的(店長哩賣亂喇)。

『友子』田中千繪的側面很漂亮,閃閃發亮又很親切。選在進場處等候根本零距離,很多粉絲都上前合影或要簽名。

這位是跟阿嘉打架的警察勞馬,民雄是也,不知道有沒有鵝肉吃(誤)。

賽德克巴萊的原住民同胞們,我沒看過這部電影,剛好有路人在罵朋友居然沒看過賽德克巴萊,到底是不是台灣人之類的,我都不敢講話,因為他邏輯不是很好(接錯句了吧)。

KANO演員出場前先歡呼一下!

電影還沒看,所以認不太出來!只覺得他們都好高啊!

投手吳明捷,還有很愛搞笑的前輩XD?演技都很好。

喬喬飾演近藤兵太郎的女兒,預告片裡沒看見她,倒是看見仁醫出來串場XD,這次有帶盤尼西林來台灣嗎?

圓環揭幕儀式的對象是座投手雕像。話說要取得甲子園代表權,得先打敗台灣區的所有校隊,嘉農隊據說從來沒贏過任何比賽,最後能去甲子園還贏得『天下嘉農』的喝采,算是魯蛇翻身,真想看看這電影有多勵志。

寫在電影看完以後:《KANO》場景好用心啊,誠懇的帶領觀眾穿越時空,一窺日治時期的台灣了!不只嘉義農林隊是世界級的,電影的水準也是!片中可以看到嘉義噴水池誕生的過程,那黃土的路面原本只在畫中能看見,現在有電影鋪展當時情景,感覺既熟悉又陌生,很奇妙。

電影裡也提到當代農業,當時嘉南平原的內陸地區經常鬧乾旱,工程師八田與一與日本官員雖然是從榨取殖民地的角度出發興建嘉南大圳,使稻米等農產能獲得良好灌溉,進而提高收成、嘉惠日本本土,然而此建設的實質利益卻是永久的。

從這部電影衍生的媚日爭議,我覺得媚韓、媚洋、甚至媚飛彈指著自己家門,拿大把鈔票收買台灣的中國、媚殺親車輪黨都大有人在了,《KANO》只是講講日語、重現時代情景,有啥大不了的?八成又是中資媒體在搗亂,金謀聊。

總之,嘉農隊在近藤兵太郎的指導下一共去了四次甲子園,電影中不放棄任何一顆球的精神、拚了命想要贏得比賽的熱血態度,尤其在甲子園場上的喊話:『就投直球讓他們打吧,要相信我們每一個人都會拚了命去接啊!』球員之間的友誼與默契,真的令人感動。

2,105 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