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絲柏樹大道1603號 – 第2話

雖然出書過程並不完美,但我認為全職把書寫完是正確的決定。開始工作之後,對於寫作總是有點「休息時間都不夠,哪有心思寫作」的感覺。不過,身為一個普通人,如果你正在尋找全職寫作的方法,我覺得至少做到以下項目,才算對自己負責:一、寫下預計完成的日期。二、計算到完成日需要多少生活費,而且存摺裡有這筆錢。三、寫下內容大綱,並搜尋有哪些類似作品。四、寫下可能遇到的瓶頸和對策。五、寫下作品完成後的發表方式,以及無法順利發表的可能原因和對策。六、準備一份重回職場的履歷表,並對這段空白期間寫下適合的解釋。


絲柏樹大道1603號 / 第2話 / 鮪魚貝

晴空離開事務所以後,並未直接到海鐵站搭車前往橄欖島,反而穿梭在鐘擺島大樓彎彎曲曲的通道間,來到老舊的天鵝大廈。低矮的天花板雖然沒有剝漆掉屑,但仍看得出幾個損傷癒合處的顏色略淡。隨著嵌在長廊牆壁的昏黃燈光前進,她經過一扇扇附帶華美把手的門扉,最後轉進樓梯間,打開那扇有如儲藏室專用的老舊木門。

「這是最後一張。」晴空走進頭鷹偵探社,將日光銀行支票擺在桌上,書寫的金額和橄欖島委託案的酬金相等。

位於十二樓樓梯間的頭鷹偵探社內部就像是缺乏打掃的昏暗倉庫,窗簾終年低垂、地板散落過時的筆芯、便條紙,四周堆滿文件,枯瘦的偵探助理連微笑都帶著吃力的感覺。

「牧小姐,」偵探助理站起來,為難地拿起支票。他對這位三年來把偵探社當成銀行存錢的小姐印象深刻,當初那誇張的開價是為了讓她知難而退,但現在看來該知難而退的是竟然是老字號的頭鷹偵探社,「很抱歉,頭鷹偵探社必須退回您三年來支付的款項。」

熟悉的窒息感再度湧上晴空腦袋,「為什麼?你們不是說只要有錢就可以調查嗎?我已經存到這筆錢了。」

「頭鷹偵探社三年來都在等您開口,要求退回款項。」偵探助理將支票放在晴空手心,褐色臉上的皺紋抖動著。

晴空麻木地握著支票,回想三年前被無數偵探社拒絕的情景。

「您想調查的事情已經非常清楚,幾乎沒有其他可能性存在,」偵探助理雙手交疊在腹部,向晴空深深地鞠了一個躬,「牧小姐,頭鷹偵探社相當敬佩您的毅力,也知道調查對象是您重要的人,但過去畢竟已經過去,您也是時候放下了。」

為什麼每個人都告訴她事情已經過去?

她承認,未來一分一秒不斷產生,而那件事情被凍結在時間軸上的某個點,只能不斷地往後退,但難道人們就得假裝過去根本無所謂,只要努力模仿身邊的人照常過日子就好嗎?

「我會再來的。」晴空留下支票,轉身推門離開。

偵探助理嘆了一口氣,將支票收進閃爍著牧晴空標籤的資料夾裡。

上一回         下一回

2 thoughts on “【小說】絲柏樹大道1603號 – 第2話

  1. Pingback: 【小說】絲柏樹大道1603號 ' 第3話 | 鮪魚貝

  2. Pingback: 【小說】絲柏樹大道1603號 ' 連載日期表 | 鮪魚貝

Comments are closed.

221 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