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記事

2016 淑娜盃經典廢文大賞

【圖文 / 何貝果】親愛的大家,對各位來說,2016 年長什麼樣子呢?對我來說,今年的進步是嘗試寫一些覺得有價值的文章。以往,去過的任何地方、吃過的任何東西都是我的寫作對象,腦袋裡塞了好多東西統統想寫,結果總是有些文章放著覺得礙眼、刪除又覺得這樣好嗎?這樣好嗎?這樣好嗎?那一開始到底為何而寫?

2016 淑娜盃經典廢文大賞裡的食記有夠多篇,果然民以食為天是千古不變的道理,但願你我的每一餐都越來越接近「真正的食物」。話說最近已經不寫餐廳負評了(當然其他文章也沒什麼在寫……),因為自覺公開寫負評對店家和我本人都沒好處,就像川普說的:一個中國對我沒好處我幹嘛聽你的?是吧?給我一點好處我就寫(大徹大誤)。這樣吧,以後麻煩大家私訊過來,我們就以「麥芽糖」作暗號,如果我說「麥芽糖」就表示這家餐廳有夠難吃,不錯吧?

2015 → 向假掰人生致敬,齁搭啦!


▲黑嘴,正在打瞌睡

有一段時間我非常努力寫作,包括痞客邦部落格與猛然回首驚覺不堪入目的小說,在那段比過年親戚見你就問薪水多少女友住哪幾時結婚何時要生還慘的日子裡,我因手指痠痛而發表了『非誠勿擾之正忠排骨飯』這篇文章,至於為啥是正忠排骨飯,只能說我剛好路過吃了飯還拍了照這樣。那個時候,比起深思熟慮,快點動筆是我更需要的。沒辦法,誰叫我研究所畢業時已經老成那樣,近來老師竟然考慮回收畢業證書,簡直良心被黑狗吃了,不過還是恭喜他得到大家夢寐以求的雙胞胎,根本中樂透。不知不覺文章又寫歪了,覺得糟糕。

監票者聯盟研習.嘉義場之國際觀選篇

【陳建甫:國際觀選經歷分享】

『每個國家都非常認真對待選舉,除了台灣。』陳建甫老師在淡江教書,同時擔任國際觀選員,經常到各國考察選舉情形。身為觀選員,絕對不能干涉他國政治,但必須如實紀錄選舉情況,並將報告公諸於世。話說筆記七零八落,決定按講者提到的國家整理資料,並非演講逐字稿。

公民覺醒:凱道萬人送仲丘

紅杉軍衝上凱達格蘭大道的時候,歷經白色恐怖的阿公大大告誡我:『人家在抗議,妳絕對不可以去,那會被幹掉妳知不知道!』話是沒錯,蔣光頭論殺人只輸希特勒一個名次而已,還有後代、部屬、部屬後代拚命替他洗白,簡直得了便宜還賣乖,難怪經歷過的人心有餘悸。好啦,不要廢話。這類遊行活動不管訴求有多和平理性,一定要自己小心,趁機作亂者很可能不是自己人,這爛招雖然老梗卻還是很有效。

徘徊泌尿科之膀胱發炎了


201112141550175021

妳總是坐立難安、心神不寧嗎?妳總是三顧茅坑,卻發現膀胱擺妳一道嗎?妳總是喝水前考慮再三,因為小便爆炸痛嗎?

「喔!我的天啊!難道這是尿道炎/膀胱炎的症狀嗎?」

我只能說,這一切都是「該去看醫生的症狀」。 再撐下去的話,問句可能會變成「妳總是在發燒嗎?」、「妳的腎臟總是極痛嗎?」,屆時可就事關重大了。

世界末日那一年.2012 鮪魚貝十大人氣文章排行榜

其實這標題我看來看去,還是覺得很好笑。就像是穿到別人的鞋子那樣,不太習慣。(這蠢事我曾經幹過,鞋子被穿走的同學,最後只好穿著我的鞋子來找我。掩面。)好。蘇姍問我要不要回顧一下去年的文章排行,因為我們被咕狗排擠,只好從文章列表的人氣土法煉鋼,總算還是煉出一點結果來了。我也不知道究竟寫了多少篇文章啊去年,因為我懶得按計算機,就請大家不要計較,隨隨便便的看下去吧!(↗離開鍵在那個方向XD)

無盡長桌,寂寞的年

P1243793

在人類心裡,靈魂是一種永遠清醒的物質。如此一來,當軀體遭受病痛、意外而死去後,即使身體永遠沉睡了,靈魂卻能保持清醒。既然如此,人類每天夜裡睡眠時,靈魂也應該清醒,否則,人們所認知的靈魂便不獨立存在。

Merry Xmas!

PC160884.jpg

寫收件地址的時候,發覺大家各自在很遠的地方,那當然是以一個花蓮居民的角度發言。人生富貴榮華還是窮困潦倒,帶得走的都只有回憶而已。雖然說回憶人生中燒鈔票取暖的日子似乎也很不錯。總之好好過日子。

當他們被迫害時,我沒有說話

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為了讓世人記住納粹屠殺猶太人這一血腥恥辱,在波士頓樹起了一塊紀念碑,碑上銘刻這樣一段話:

起初納粹追殺共產黨,我不是共產黨員,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社民黨,我不是社民黨員,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不是工會成員,我不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