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位 喜歡看書的人 曾經來到這裡

成本 200元的書必須賣到 625元才不會做功德,這是因為書進入網路書店或實體書店等通路販售、被通路壓低價格的關係。如果作者已經有自己的網路資源,例如網站、部落格、粉絲專頁等發表平台,也已經有一些喜歡作品的粉絲,那麼捨棄通路能替粉絲和作者帶來最大收益。同樣以小量印刷成本 200元的書來舉例,如果一律加上郵寄成本60元,再加上作者收益 200 x 15% = 30元,那麼書的定價是 200 + 60 + 30 = 290 元,價格是不是瞬間變得平易近人呢?而且,比起向制式化的通路購買,我相信跟活生生的作者購買,粉絲會覺得比較開心。

絲柏樹大道1603號 / 第7話 / 鮪魚貝

在夏夜海鐵上,晴空打開琥珀準備的帆布背包,拿出記載任務事項的筆記本。感應到筆記本被打開,電子紙自動播放任務內容:找到木鞋餐館,對廚師阿里說:「你這個娘娘腔,我就知道你暗戀那個渾身肌肉的貨車司機。」什麼樣的人會留下這種近乎無聊的遺言?委託人肯定是阿里的死對頭吧?

海倫這次給她更多監視竊聽設備,搭配心跳、呼吸、血壓等感應裝置,會在使用者生理狀態遽變時自動回報。

邊境軍隊在市集島、天堂島都還相安無事,但剛到白楊島,當地軍隊就決定帶走一大批乘客,還留在車上的晴空則是付了任務的兩倍酬金,回去以後應該讓琥珀看看這趟旅程有多麼「精彩」。

翻到下一頁筆記,跳出委託人的照片,恩尼獅有著落腮鬍和一雙綠色眼珠。晴空滑動紙面,委託人的相關訊息跟著一行行出現。她繼續翻頁閱讀琥珀收集的檔案,卻忽然掉出一張摺好的灰色紙條。晴空撿起摺紙,發覺那是一張罕見的傳統新聞剪報。

全世界大概只剩于琥珀會看油墨印刷的報紙了。

她隨手攤開,熊杉杉的臉孔跳進她瞳孔深處。

怎麼會?

晴空下意識地尋找日期欄,發現是兩個禮拜前的新聞。

她感覺自己皮膚發麻。

為什麼筆記本裡夾著這張剪報?晴空在大腿上用力壓平紙張,仔細檢查每一則新聞。嚴格來說,這不像一份正規報紙,充斥旅遊消息的版面像是娛樂新聞。翻到另一面,廣告欄上印著心願事務所的名字和標語:

如果死神答應替你完成一個願望,你會許什麼願?

「我要祂消除熊杉杉身上的死亡詛咒。」晴空默默地想著,並注意到剪報角落印著一行小字:
印象報.您美好生活的好幫手.橄欖島公園區絲柏樹大道一六○三號

又是絲柏樹大道?橄欖島難道只有一條路不成?晴空深吸一口氣,感覺一股煩躁堵在胸口,久久無法驅散。她開始在移動的車廂裡走來走去、觀察椅子的角度、檢查窗溝的灰塵量。等她回到座位,確認座位前方的置物網有八十一個方格後,她決定再次拿出剪報。

雖然那張剪報根本平得要命,晴空還是花了五分鐘將它壓平,再用半秒將它翻面,望著照片上的熊杉杉。

是真的。一模一樣。

那麼,兩週前的報紙為何刊登一張三年前的照片呢?晴空仔細讀起旁邊密密麻麻的敘述文字——這張照片是在拉薩洛大道拍攝的,只是為了表達這條路上有多少華麗珠寶和稀奇皮草可以購買。

這些文字內容令晴空困惑,如果她是撰文記者,絕對不可能拿三年前的照片來充數,畢竟三年對一條街道來說有太多種可能了。珠寶店可能變成鞋店、鞋店可能變成咖啡店——問題是,熊杉杉根本就不該出現在兩週前的拉薩洛大道,因為她早在三年前就已經過世。

晴空嘆了一口氣。

但是——萬一這張照片確實是今年拍攝的呢?也許這兩個人只是長得很像,而不是同一個人?晴空繼續盯著照片,將剪報拿上拿下,但無論從哪個角度看起來,都是她記憶中的熊杉杉,絲毫沒有改變。

是作夢嗎?還是因為這裡是擁有頂尖整形術的橄欖島,流行用電腦預測整形結果與錨定範圍、用機械手臂進行藥劑注射,可以溶解脂肪、也能增加脂肪,能讓鼻樑重新製造硬骨,也能溶去多餘的面部骨骼。在這個整形率高達九成的島嶼、難以分辨瑪麗和愛倫太太的島嶼,最有可能的會不會是——杉杉被當成某人的整形範本了?

晴空又開始踱步,而且她發現地板部分還沒仔細測量過。一個腳掌寬、三點五個腳掌長,總共兩百二十四片合成地板、使用透明的漆料打亮、會自己清潔髒汙、也能簡單集中垃圾碎屑。當晴空拿出手機開始測量車廂溫度時,她忽然了解印象報是目前唯一的線索。

海倫的聲音從耳機裡傳來,「雖然橄欖島應該還沒到,但妳還好嗎?妳的心跳很快,血壓也在升高。」

「我不知道,海倫,已經死去的人有可能復活嗎?」晴空站在車廂之間的連通道,額頭抵著牆壁,她但願大腦暫時停止運轉。

「如果妳是問我吃完整桶炸雞後,桶子裡還有沒有更多炸雞?那我的答案是沒有。」

「我想暫停一下任務,我得先弄清楚一件事情。」

「妳要回來嗎?」

「不,我要去橄欖島。」晴空掛掉電話後,拆下身上的各種感應器,丟進背包。

海鐵車廂傳來廣播聲,告知乘客已經抵達橄欖島站。

在曼符里街和絲柏樹大道的交叉口,晴空找到印象報上的地址。

但是沿著門牌號碼來回走了幾趟,她沒見到任何和報館有關的字樣。而一六○三號竟然正是她要執行任務的木鞋餐館,就開在烏鴉冰淇淋小站和間奏曲手套店中間。她狐疑地盯著落地窗內乏味的擺設,一對男女正切著她叫不出名字的餐點,而且各自開了一瓶同樣的紅酒。

報館可能在餐廳樓上嗎?

上一回         下一回

1 thought on “絲柏樹大道1603號 – 第7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