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位 喜歡看書的人 曾經來到這裡

小說的負面場景是情節需要,請勿模仿。如果在心情低落的時候,出現傷害自己或別人的想法,可能只是一時被病態的大腦控制,坦然面對病情並持續治療,是返回日常生活的起點。

絲柏樹大道1603號 / 第6話 / 鮪魚貝

出院到今天剛好滿一個月,琥珀就立刻安排了麻煩的新任務。晴空坐在二十六樓宿舍的浴缸邊嘆氣,一邊解開散亂不堪的髮髻,任蒸氣迎面撲上。她將小腿伸入水中,直接沉入浴缸底部,讓臉頰也浸在熱水裡。熱水的溫度先是在皮膚產生刺刺麻麻的感受,而後穿透她的肌肉、直達骨髓。

綠色草坪托起露珠般的雨水,白色桌巾隨風搖曳,賓客捧著瓷杯四處寒暄。這是杉杉替她安排的工作。自從杉杉知道她有兼差計畫,就經常在週末替她安排各種高薪差事。

「妳沒到人力銀行工作真是太可惜了。」晴空經常這樣對她說。

今天的制服是外燴餐廳的黑色背心。晴空推著一車高聳的竹編蒸籠穿梭會場,她的工作是在老太太的盤子裡裝滿柔軟腸粉,也替眼神發光的小孩送上火山般的冒煙叉燒包。等到蒸籠空了,晴空離開草地,打算到廚房去補充點心。

臨時廚房以金屬支架和塑膠布簡單搭建,位於會場後方,只要走過穿堂就會抵達。廚房地上擺了幾個水盆,其中兩個裝滿泡沫水,溼潤的鍋具從泡沫中露出來。還有幾個水盆浸著剝到一半的碩大白菜,褪色的塑膠水管插在水盆中沒有關掉,清涼的水不斷從水盆裡溢出來打溼地面,但一灘灘積水很快就被亞爾石板吸收。

一旁的巨大炒鍋裡正炸著彩色春捲,廚師拿著大勺子前後翻動滾油,春捲和金屬勺子碰撞,發出細微的酥脆聲響,一旁的大蒸籠則整個早上不斷冒出蒸氣。一個身材瘦小、皮膚如同烤熟杏仁的廚師隔著抹布推開蒸籠蓋,她靈活的身體適時地跳開閃躲蒸氣,並俐落夾了好幾種點心到推車上的小蒸籠裡,沒多久就將所有空位補齊。

「生意不錯!」廚師朝她微笑,轉身拿起特製長筷,從大蒸籠裡夾出一顆白裡透紅的蝦餃送到晴空面前。

熱氣輕輕地撲上晴空的鼻子。

「來……這個很好吃噢!餡裡全都是漁港直送的蝦子!」

晴空有些靦腆,「我還在上班。」

「有什麼關係?誰有問題直接來找我!」

晴空看了看正在切菜、剝菜的兩名廚工,但他們只是面無表情地工作著,絲毫不受影響。

眼前,廚師還舉著筷子等待。

「好吧……」晴空捏起蝦餃頂端的半透明皺褶,稍微吹去四周的熱氣,「謝謝。」她咬破蝦餃,澄粉皮有彈性地拉扯著,香甜的蝦肉汁液流了出來,「太好吃了!」她不自覺地拉高音量。

兩名廚工轉頭,面無表情地看了晴空一眼。

「對吧、對吧?我對自己的手藝可是很有信心的!」廚師笑著回到大鍋前繼續料理。

廚房的小插曲讓晴空的步伐輕盈起來。當她經過穿堂正要回到草地上時,一陣微小的爭執聲吸引了她的注意。她稍微離開推車,靠近右邊的房間,看見杉杉穿著無袖洋裝,正和一位穿著典雅卻面無表情的婦女一來一往地爭執。

那是她第一次見到艾莉莎。

晴空感覺自己偷窺了別人的隱私,趕緊推著推車離開。原來杉杉也會參加今天的餐會,她不禁猜測起這些在草地上喝著熱烏龍茶、大口嚼點心的人和杉杉的關係。隨後,晴空刻意將一籠蝦餃藏在最底下,打算留給她一個驚喜。

然而那天,杉杉並沒有吃到蝦餃。

當晴空分送幾輪點心以後,草地上忽然傳來陣陣雜亂緊湊的說話聲。等她放下推車上前察看,現場已經擠滿賓客。她試圖從人們肩膀的縫隙察看,但始終看不見前方的景象。悶熱的推擠之中,一個身穿墨綠色裙的婦人抱著嚎啕大哭的嬰兒離開人群,她立刻擠進空位,終於看清草原上的景象。

熊杉杉左手緊抓一把白晃晃讓人發暈的刀子,右手則像紅色湧泉般不斷冒出血液。鮮血流過她的裙子和發抖的雙腿,短而有力的巴西地毯草立刻吸乾地上的大灘血液。人們忙亂地上前想要幫忙,卻受制於她的威脅而不敢輕舉妄動。

晴空霎時渾身虛軟、皮膚麻痺,她用僅存的力氣掙扎著推開一個又一個圍觀的人。當她終於穿越人牆走到杉杉身邊,她的雙眼、鼻子、耳朵,全身上下都開始流血。

她靠近她,卻觸摸不到她。

杉杉現在有如投影般透明,只有血液、黏稠滑溜的血液沾滿晴空雙手。血流得越來越多,從細流變成河流,最後杉杉整個人崩解融化,而血液像是驟然噴發的火山岩漿,汩汩流過土地,讓草坪看起來像燒焦一般。

晴空發現自己正在飄浮,緩慢地飄到人群上方。

杉杉已經完全消失了。

一株矮小的酒紅色植物從焦黑的草坪裡破開土壤,往天空的方向不停延伸,直到長成結實纍纍的大樹。好奇的小男孩踩著樹瘤、沿著彎彎曲曲的樹幹一路攀爬,摘下蘊藏光芒的酒紅色果實向觀眾炫耀,然而這個舉動卻讓大樹開始滲血。紅色汁液迅速湧出浮根外,如同滾滾而來的海浪,浸透賓客的鞋襪、滲入他們的皮膚。人們表情扭曲,驚恐地嚎叫起來,爭先恐後往草坪外竄逃。

「杉杉!」晴空驚跳起來,浴缸熱水隨之潑濺出來。

是夢!只是夢而已――晴空安慰自己,等待夢中的恐慌退去。

當年這則死訊傳來時,杉杉早已下葬。

對牧晴空來說,所有事情都在比收到消息更早的某個時刻沉默地成為過去、成為事實。而她無力阻止。她無法再像從前一樣,強勢地擋在死神與杉杉之間。

熊杉杉成為崎嶇山墓園裡一棵樹幹上的刻字,和其他骨骸燒成的灰燼一起埋在草坪底下,隨著季節迎接觸碰不到的陽光、太多的雨水、秋天的落葉、冬天的風。

晴空不能停止思考肉體滅亡以後,靈魂將往哪裡去?會飛向上帝的天堂、佛祖的極樂世界、還是圖博高原的轉世輪迴?離去的靈魂是否將在未來的某一天回到人間,向她現身、如同那些故弄玄虛的靈異專家所說?那麼會是何時呢?會是今生嗎?

晴空爬出浴缸,讓冷卻的洗澡水連同荒謬思緒沿著皮膚滾滾落下。

上一回         下一回

1 thought on “絲柏樹大道1603號 – 第6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