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位 喜歡看書的人 曾經來到這裡

對我來說,要不要提供免費小說或小說線上看,關鍵是有沒有自己的網站,以及我是否能分享廣告的收益。儘管是簡單的道理,但我還是想了很久,大概是欠缺商業訓練導致。出版小說遇到的各種失誤,雖然也是缺乏相關訓練,但我覺得這些犯錯經驗未來還是有機會用到的。


絲柏樹大道1603號 / 第1話 / 鮪魚貝

「牧晴空,妳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琥珀煩躁地將長髮扭成髻,再穿過一支酒紅色的國王筆,最後抽走晴空手裡的筆。

她到底從哪學來用筆固定髮髻的壞習慣?晴空看著琥珀整理頭髮,想起她兒時的同伴。

「把筆給我。」晴空拿回潔白的國王筆,在辦公桌上畫起表格。

琥珀從筆筒中抽起另一支國王筆,在表格中填入字串,等著晴空接下任務。

「橄欖島的委託?太遠了吧。」晴空考慮的不是實際距離,而是重重的邊界關卡。

「但酬金也是以往的三倍。」琥珀將指尖貼上窗戶,乳白色玻璃逐漸變得透明,直到穿透火石巷大樓間隙的陽光不能再亮。

晴空稍微偏了一下頭,「那好吧。」

「牧晴空,妳連委託內容都還沒聽耶!」琥珀搖搖頭,迅速地將委託人、委託地點填進格子裡,接著在旁邊計算起成本花費,數字精確到小數點後兩位。

「委託內容還沒寫。」白色的筆尖在空格上敲啊敲地,留下點點飄浮字跡。

「既然妳答應了,內容是什麼應該不重要吧?」琥珀試探性地問道。

「重要,」晴空寫下銀行帳戶號碼,「但妳不說也無所謂。」

琥珀隨手一揮,桌面上的數字便消失無蹤,「酬金已經存進去了。」

「什麼時候出發?」

「越快越好囉。」

「我去拿點東西。」晴空推開事務所後門,搭乘大廳電梯到二十六樓的宿舍拿護照。晴空從不意外衣櫃被人翻過,也不需要自己打包行李,反正琥珀八成已經替她準備妥當。當晴空回到事務所時,琥珀正在收看重播很多次的事務所廣告。

「如果死神答應替你完成一個願望,你會許什麼願?」琥珀讚嘆地複誦台詞。

「請祂儘快填離職單吧。」晴空看了牆上的影像一眼,繼續綁帆布鞋的鞋帶。

「呸呸呸,烏鴉嘴,要是願望成真,我辛苦打造的事務所就要關門大吉了。」琥珀氣呼呼地將帆布背包丟在地上,合成地板唰地出現擦傷痕跡,隨後無聲地癒合。

「原來事務所是妳辛苦打造的啊?我還以為是珍珠贊助的呢。」晴空將背包甩過肩膀,毫不懷疑靠姐族丟過來的是行李。

琥珀盯著晴空,緩緩地踱步繞圈,「咦,妳今天比較認真說話哦!」她抽出髮髻上的國王筆,讓長髮字自然垂落。

琥珀心情好的時候也喜歡披頭散髮,就像她記憶中的小瘋子。或許是這些相似的熟悉感,讓晴空能留在事務所多年,履行客戶那些彆扭的遺願。

是的,遺願。

委託人許下遺願,大多是遺言,等到他們肉體滅亡後才實現。願望內容通常很簡單,但她們的客戶就是做不到——向上司表達不滿、向虧欠的人道歉、向有生之年不能相見的人說再見,晴空大部分的工作是替人朗讀難以啟齒的句子。

「我可以出發了,但妳還沒告訴我委託內容。」晴空望著門外擋住天空的大樓。鐘擺島是日光群島的華人區,也是考驗自生島嶼最大承重的密集生物圈。

「等妳到橄欖島,律師會告訴妳該怎麼做。」琥珀不知何時貼到牆上,正拉長袖子擦拭「心願事務所」這幾個紅色大字,儘管它們會自己清潔。

上一回         下一回

3 thoughts on “絲柏樹大道1603號 – 第1話

Comments are closed.